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刷屏狂魔点赞狂魔,啥圈子啥CP都有乱推荐,关注请谨慎!!!
全职,叶黄周喻乱搞,热爱贵乱,经常拆逆,排列组合,放飞自我

(叶喻/黄周)一线牵(15)

今儿有点晚,昨天晚上这章没写完,结果今天写到现在才写完QAQ,还好明儿周六了。

以及昨儿那章是叶喻线所以没打黄周tag

==========================

(15)

叶修和喻文州两人一路走进废弃的仓库,推开久经不用的大门,大门发出沉闷的声响,灰尘簌簌的落了下来。

大门打开,他们看到了一个人跪坐在空旷的厂房中央,这个人浑身赤裸,漆黑长蜿蜒落在地上,头上有一对从他们的角度只能看清小半张脸,依稀可见如画眉眼,清丽中又些让人难以接近的高华,他头上有一对耳朵微微颤抖着,身后有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不安的左右摆动着。金色的光芒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让他整个人都微微发着光一般。

这本是一副极美的画面,可这人怀里还抱了一只昏迷不醒的黄狸花猫。

“小周?少天!”喻文州说,他从未见过周泽楷化为人形,可莫名的,他知道那人就是周泽楷,他三两步走到周泽楷身边,去看昏迷不醒的黄少天。

“他……怎么样。”周泽楷问,因为许久没有变成人类,他说话说得很慢,嗓音也有些沙哑。

“伤的不是很重,应该性命无忧。”喻文州检查了半天,见黄少天身上伤口虽然严重,但还不至于危及性命,现在应该只是昏迷过去,这才舒展了紧蹙的眉头。他暂时没问那只漆黑的大鸟,既然大鸟不在此地,定然是被两只猫杀死或者已经逃走了。

“恩……”周泽楷点头,刚刚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身体发软几乎支撑不住。叶修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小周伤的不重吧?”叶修已经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周泽楷身上,见他身上也有不少伤口开口问道。

“没事。”周泽楷说,他不太擅长一次性说很多话,轻轻咬着嘴唇,做出思考的样子,金色的余晖落在他的眉间,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水汽蒙蒙的,“刚刚有一瞬间恢复了法力”周泽楷继续说,“治愈了一部分伤口,所以……伤得不重。”

“恢复法力?”叶修沉吟,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

“没事就好”喻文州说,他和叶修对视一眼,也露出思索的神情来,周泽楷突然可以变成人类以及法力恢复和自己刚刚受到破坏契约的反噬是否有关呢?但此地绝非仔细讨论这件事的地方,况且黄少天身上还有伤呢,于是喻文州笑着说,“其他的事我们还是回去说吧。”

“恩,好。”叶修点头,显然也赞同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站了起来,依然抱着黄少天,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看着正扶着周泽楷的叶修。

“啊?”叶修感到喻文州正盯着自己双腿之间看,虽然他挺大方的站在原地任凭喻文州看着,可依然稍微有些疑惑。

“小周没有裤子……”喻文州无奈,开口说。

“啊……!”叶修恍然,现在是春天,他穿的是一件短款的夹克衫,他把外套脱了给周泽楷披上,可遮不住下半身啊……

周泽楷做猫多年,几乎对穿衣服失去了概念,刚刚还不觉得,喻文州一提,这才想起自己此刻已是需要穿衣服的人类了,他脸皮很薄,低着头,脸慢慢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朵根。

“文州啊,我这都脱了一件外套了,是不是裤子该你脱了?”叶修问,黄少天和周泽楷安然无恙,叶修显然也心情不错,难得有兴致和喻文州开玩笑。

“叶前辈,您里边那条印着卡通鱼的短裤我刚刚可看见了。”喻文州笑着说。

“哎,要冻感冒了。”叶修叹气,他里边穿了一条大短裤,现在这种情况,的确是他脱裤子比较合适。

“刚变回人就让哥脱裤子,小周你不厚道啊。”叶修利落的脱了裤子,把裤子递给周泽楷,随口开了个玩笑。

周泽楷被叶修说的脸上红意加深,微微低着头,双手搅在一块,显然十分局促,半天才小声说:“不是的……”

“好了,开玩笑也回去再说吧。”喻文州来帮忙打了个圆场。

“……”周泽楷接过裤子脸色,连忙转过身去,这才把叶修的裤子穿上了。他故意把裤子反过来穿,毛绒的尾巴从中间的洞里探了出来,穿好裤子他又把叶修的夹克也穿在身上,扣子系好。叶修本就比周泽楷稍矮一点,周泽楷又是手长脚长的身材,穿着叶修的衣服有点显小,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和脚踝来。

喻文州看着周泽楷硬是把叶修的长裤穿成了九分裤,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别笑,他穿你的也一样。”叶修说。

喻文州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盖在周泽楷头上,帮他把耳朵遮住,他们三个这才一起走到外边,用手机叫车,加了不少小费,才有司机师傅接单。

喻文州坐在前排,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坐在了后排,一路上司机师傅都一脸狐疑的看着后视镜,不知是觉得叶修在这么冷的天气穿着花裤衩比较奇怪,还是被周泽楷的脸和长发吸引。

他们三人一猫兵分两路,叶修带着周泽楷先回家去,周泽楷这个样子实在不适合在外边游荡,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看兽医。

他选了本市最大设备最全的一家兽医院,医生以责任心很强著称,他进去挂了号,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轮到了。

他抱着黄少天进去,这时黄少天依然在他怀里昏睡着,伤口经过初步处理已经止血了。兽医看了一眼黄少天身上的伤口一脸狐疑的看着喻文州。

“真的不是我虐猫。”喻文州只能苦笑解释。

“这伤口可不像是和别的猫打架弄出来的。”兽医一脸寻根究底的样子盯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无奈,只好临时编了个借口,“我们家猫到了发情期,跑到外边去了,我出去找,找到他时候就这个样子了,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野兽吧。”喻文州说完露出一脸沉痛的表情来。

黄少天受伤他本就十分忧心,此时真情流露,倒是十分有说服力,果然医生见喻文州这个样子,态度瞬间缓和下来,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公猫要绝育啊”

“……”喻文州只好点了点头。

“这伤口要处理处理一下,防止感染,再验个血,补充一些营养剂。”医生说,把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接过,“我先带他去处理伤口”他走到诊室门口,突然站住回头对喻文州说:“要不把绝育一起做了吧。”

“……”喻文州十分担忧的看了一眼黄少天,连忙摇头说,“还是不用了吧,等他身体好点我再带他过来。”

“哦……”医生看起来有点遗憾,又强调了一遍公猫不绝育发情就会离家出走保不准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之后,这才抱着黄少天去处理伤口了。

黄少天输液结束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期间黄少天只睁开眼睛了一次,没说出完整的句子来,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又陷入了昏睡,医生观察之后说这是失血过多疲劳过度的正常反应,不用担心。

不知为何喻文州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可既然医生这么说了,也只能选择相信。

他把黄少天抱回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悄悄打开门,发现客厅的灯是开着的,叶修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显然在等他的时候,熬不住先睡了过去,他迷迷糊糊的,听到开门勉强睁开眼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

“怎么样?”叶修问,揉了揉眼睛,过去从喻文州手里接过黄少天。

“医生说没事,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清醒。”喻文州轻轻叹气,“不是发了消息,让你们先休息,怎么还等我?”

 “先逼着小周睡了,他那一身的伤,我又没什么事,等等也没什么的。”叶修说,“怕你大半夜突然迷路。”他抱着黄少天,往客房那边走,他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真的担心喻文州会迷路似的。

“迷路的话还麻烦叶先生亲自去打捞我呀。”喻文州感觉心里暖暖的,笑着接了一句。

他们两个人不再说话,小心推开黄少天屋子的房门,两个人虽然尽量放轻脚步,周泽楷还是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显然担心黄少天情况,被叶修逼着休息也睡得并不安稳。他的长头发有些凌乱,额前有一缕头发不听话的乱翘着。

“怎么样?”周泽楷问,目光一直落在黄少天身上。

“还没有清醒,你别担心,医生说是正常现象。”喻文州说,把黄少天交到周泽楷手里,“我怕他半夜若清醒了,发现自己在陌生环境,定然是不能接受的,还是把他从医院带回来了,你在他身边,他也会好很多。”

“恩。”周泽楷点头,他变成人类之后,第二次抱黄少天,黄少天入手很轻,身体曲线流畅优美,轻轻抚摸他的身体,能感到柔顺毛皮下蕴藏的力量。他轻轻抚摸着黄少天,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小声说,“一定会好起来的。”这次他说的十分坚定。

“你们两个好好休息。”叶修说,和喻文州一起从客房出来,顺手把门关上。

“你怎么样呀?”叶修问,他顺手把客厅的灯关掉了,放松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候有月光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照在叶修脸上,柔和了他的轮廓,掩去脸上常挂着的慵懒笑容,让他看起来潇洒又温柔。

“没事。”喻文州说,他走到叶修身边,身上还带着外边的凉意,轻轻靠在了叶修肩上,他没有其他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这样靠着,感觉自己有些纷乱的心思慢慢平静了下来,“那只鸟到底什么情况?”喻文州问,他们忙了一天,终于有时间讨论这件事。

“你们在医院的时候我问过小周,那只鸟和我之前遇到的豹子应该都是大妖化身,他们两个和化身都了一场,最后时刻,化身知道命不久矣,将维持生命的用力用于最后一击,当时情况危急,小周忽然恢复了法力,将攻击挡下,之后法力又迅速消失不见了。”叶修说,他把烟叼在嘴里,将他和周泽楷谈了一晚上的话做了个简短的总结。

“叶先生遇到那只豹子的时候没有发觉吗?”喻文州问。

“还真没。”叶修抽了一口烟,继续说:“他当时追着我,我拼着被挠受伤,上了车之后从他身上撞了过去,等我开过一段路程发现他没有追上再回头去看,那化身已经不见了,我当时以为是逃掉了,毕竟地上一点血迹也没有,现在看来是散了妖力死掉了。”

“恩,而且你当时在车上,他追不上你,也没法用最后的舍命一击。”喻文州说,他静静的靠在叶修肩上,能闻到身边淡淡的烟草味道,他悄悄拉住了叶修的手,叶修并没有躲开,而是反握了过去。叶修的手十分温热,十指相扣,一路暖到了心尖。

“我晚上时候仔细问了问小周,感觉你那个反噬和小周恢复法力恐怕就在同一时间,小周法力消失,你也恢复正常了。”叶修说,他依然不轻不重的握着喻文州的手,“恐怕……”

“恐怕当年让我们法力尽失,甚至让少天和小周不能变成人这事是我做的……”喻文州说,他的声音有些干涩。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自己特厉害,那种反派大boss的感觉?”叶修笑着问,在这时候开了个玩笑。

喻文州也跟着笑,轻轻摇了摇头:“哪儿能啊,哪儿有大boss把自己也搞失忆的。”

“不太懂你们鱼的战斗体系,感觉看着是交换吧?”叶修问。

“恩,应该是当时我们要做一件什么事,但是本身力量不够,于是和神明做了交换。”喻文州说,“就是不知道当年我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交换的具体条件又是什么。”

“其实我有一件事有点担心。”叶修说,语气严肃。

“恩?”喻文州问。

“我在想,如果失忆之前,其实你和小周是一对,我和黄少天是一对,那怎么办啊?”叶修叼着烟,看起来十分一本正经,可唇角挂着的笑容把他出卖了。

“让我想想……”喻文州做出思考的样子来,好像竟真的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怎么样?”喻文州想了半天也没回话,叶修一根烟已经抽完了,用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脸颊,问道。

“那我们就只能先和你生米煮成熟饭再说了。”喻文州回答,他转过身,捧着叶修的脸亲了上去。

他没有深吻,带着凉意的柔软嘴唇轻轻碰了碰叶修的唇角就分开了。

“文州啊,你这个样子是要对我负责的。”叶修摸了摸刚才被喻文州亲过的地方说。

喻文州点了点头说:“好。”


评论 ( 7 )
热度 ( 101 )

© 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