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刷屏狂魔点赞狂魔,啥圈子啥CP都有乱推荐,关注请谨慎!!!
全职,叶黄周喻乱搞,热爱贵乱,经常拆逆,排列组合,放飞自我

一只狗(孙翔X喻文州)

魔性的CP,魔性的文……

======================

(1)

作为一只生活在人类社会上的猫妖,喻文州万万没想到会在小区楼下捡到一只小哈士奇,说是哈士奇大约也不十分是,毕竟这只哈士奇是只狗妖。

狗妖不知是被术法限制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竟是不能化身人形,被饿的可怜兮兮蜷缩在草丛里,小小一团。

“怎么弄这么惨?”喻文州问他。

“呜呜~”哈士奇眼巴巴看着他,发出点呜咽来。

“……”喻文州看那小东西可怜得很,同是妖类,总要有点善心的,无奈揉了揉小东西的头,把小东西抱在怀里上了楼。

(2)

先给小东西倒了牛奶,看小家伙吃饱之后,喻文州才把小东西放在膝盖上,轻声问着,“你能不能听懂人类的语言?”

“唔汪~”小家伙点点头,叫了一声。

“那你有名字吗?”喻文州又问。

“汪汪~”又是肯定的回答。

“你识字吗?”喻文州继续问。

“呜呜汪~”依然是肯定的回答,这次有点茫然。小东西眨巴着大眼睛用小爪子轻轻挠着喻文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拿本书来,你把你名字指出来好不好?”喻文州问。

“汪~”小东西终于明白喻文州为什么要问这么多问题了,叫声也跟着欢快起来。

“先来看姓氏。”喻文州说,翻开了百家姓。

小东西歪着头闻了半天,一爪子拍在了第一页。

他这一爪子却是好几个字,喻文州和小东西猜了半天,终于把小东西的名字猜对了。

“孙翔~”喻文州歪着头看着已经睡熟,在沙发上翻着肚皮的小哈士奇,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狗的头。作为一只猫,他竟然有点get到二哈的可爱了。

(3)

大约因为是狗妖的缘故,或者因为什么缘故,只是暂时变成了小狗,总之孙翔从小狗长成大狗只用了5天时间,现在他正挠着门,挣扎着要出门玩。

喻文州并不阻拦,然而等孙翔回来的时候,竟是蔫蔫的,再不像出门时候一脸精神抖擞的样子,身上倒是没伤,就是一身柔顺的毛被弄的乱乱的,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喻文州一看,就知道,这小东西是十分好斗的,大约在楼下院子里逛的时候遇到了那家住着的大妖怪吧。

孙翔被欺负的惨兮兮的,跳上沙发,头就向喻文州怀里蹭了过去,喻文州笑笑,揉着孙翔的头,轻声道,“院子里大妖怪很多的你要小心些。”

“呜呜汪~”孙翔答应下来。

(4)

作为狗妖,大概总是有很强的愈合能力的,第二天清晨,孙翔便又是精神抖擞的模样了,一大清早就挠着门,斗志昂扬的,看起来是要出门寻仇去的。

喻文州微微一笑,也不阻止,开了门,任孙翔欢呼一声奔下楼去了。

待他吃过早点之后,果然见孙翔蔫蔫的跑了回来,呜呜叫了两声,恹恹趴在沙发上不肯吃饭。

“这可是我昨天新做的骨头啊。”喻文州说,指了指已经给孙翔盛好的饭。

“呜呜~”孙翔依然趴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竟是尾巴对着喻文州,就是不肯吃饭。

喻文州无奈摇了摇头,也不再劝,只安然看书。

中午喻文州吃饭的时候,偷眼看孙翔在沙发上翻了个身。

下午喻文州缩在沙发上午睡的时候,见孙翔悄悄趴下沙发,闻了闻早上给他准备的饭,一点一点吃光。他并不打扰他,只是无奈摇摇头,想着自家这小狗的脾气也是挺有趣的。

“这只狗妖啊,怎么脾气像只猫似的。”当时喻文州这么想着。

(5)

第三天清晨,喻文州早晨起床的时候,果然发现孙翔又摇着尾巴在挠门了,他稍稍算了算,摇了摇头,帮他把门打开,安静的吃了早饭,安静的下楼去,果然发现孙翔躺在地上,动都不能动,只喘着粗气,毛蓬成一团,显然刚和谁打了一架。

喻文州也不问孙翔到底是和谁打架,只用了个小法术把孙翔弄回了屋里,不紧不慢的帮他清洗身体,用巨大的吹风机帮他把毛吹干,轻轻抚摸着孙翔的头说,“下次要乖,再遇到那只黑猫,不要再打了。”

“呜汪~”孙翔这几天被黑猫打的晕晕的,有气无力的呜咽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甩了甩身上的水珠,毫不意外的溅了喻文州一身,喻文州丝毫不在意,又摸了摸孙翔的头。

(6)

第四天喻文州起床的时候,发现孙翔又在挠门。

“我不是说了,你以后莫要去招惹那只黑猫。你再过去,可不只是被打的起不来这么简单了。”喻文州说。

“呜呜汪汪~”孙翔只挠着门不同意。

喻文州无奈,稍稍用了个小法术,把孙翔困在屋里转身出门去了。

他在小区楼下的树上找到了懒懒晒太阳的黑猫。

“叶前辈。”喻文州仰着头说。

“小喻啊,你来干什么?为了你家那只狗妖?”黑猫叶修懒洋洋的说,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依然坐在树上,从怀里掏出一盒烟来,也没递给喻文州,自己拿了一根点了起来。

“叶前辈可不可以不为难他了?”喻文州说,“您都揍了他四次了。”

“哎呦,这个可是冤枉死我了。”叶修吞云吐雾的说,“是他追着揍我啊,我这是正当防卫!正当防卫你懂吗?”

“……前辈可不可以解开他身上的封印,让他变回人类?”喻文州问,完全不提是孙翔主动招惹的事情。

“这可不怨我。”叶修说,“他第一次和我打的时候,正好赶上隔壁小区有妖度天劫,他一个没注意,撞人家雷劫里边了,才留下的后遗症。他不能变成人都不肯放过我,现在倒是我的错了,小喻啊,你讲不讲道理啊?”

“是,是他的错。”喻文州好脾气的笑着说。

“这才对嘛。”叶修因为喻文州的态度十分满意,伸展身体,又继续说,“你先养着吧,指不定过两天就好了,心智也会跟着成熟一点,不过……”叶修吐了一个烟圈笑着说,“估计也不会成熟到哪里去。”

“谢谢前辈了。”喻文州对叶修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他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彻头彻尾的灾难,把一只想要出门的哈士奇关在屋子里那种灾难。沙发上的爪痕,满地飘飞的垫子内芯儿,咬坏的拖鞋,还有……躲在桌子底下的孙翔。

“你呀~”喻文州摇头,用了个术法把屋子恢复原样,又去摸孙翔的头,“前辈说了,再过些日子你就能恢复原形了,神智也大概会更清明一些。”

“呜呜汪汪~”孙翔因为自己做错事依然躲在桌子底下,缩成一团,见喻文州不责怪,发出了点讨好的叫声来。

喻文州看着孙翔水灵灵的大眼睛,感到了萌……

(7)

日子一天天过去,孙翔依然还是会去找黑猫叶修打架,喻文州虽然承认是孙翔的错,却依然是不管不问的,既然已经试探过叶修不会下杀手,就由着他闹吧。

直到有一天喻文州家来了客人。

“哎呦文州你这狗不错啊,可爱,来来让我摸摸,大狗大狗,哈哈哈哈哈真傻,大狗大狗大狗?”来的人是喻文州的好朋友黄少天。

孙翔本来懒洋洋在沙发上趴着,见到黄少天立刻叫了起来,飞身向黄少天扑去。

“诶?我说文州你这个狗是个狗妖啊,你男朋友?看到家里有人这么凶的。”黄少天说,变成了自己本体百灵鸟的模样,和孙翔斗在一处。

喻文州无奈,结了个防御结界。

两人打了好半天,黄少天这才把孙翔收拾的妥妥帖帖,有气无力的倒在地上,发出点呜呜的叫声。

“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喻文州对黄少天说,把孙翔抱上沙发,轻轻摸着。

“不怨我啊,是他先欺负人的好吗?文州你得讲理啊!”黄少天说。

“是是,是他的错。”喻文州笑着说。

“呜汪!!”孙翔听说是自己的错发出点不甘心的叫声,又实在没什么力气,最后干脆伸舌头,舔着喻文州的手,炫耀似的看了一眼黄少天。

黄少天……并没有看出这一眼的深意,已经告辞离开了。

(8)

此事告一段落,家里又来了新的访客,是隔壁住着的猫头鹰王杰希。

几乎和黄少天时候一模一样的故事,孙翔被隔壁的猫头鹰揍了一顿,窝在喻文州怀里不动弹。

“好了好了。”喻文州揉着孙翔的毛,想着这只狗妖不知恢复人类的样子会是什么样子,要是不这么可爱可就不好玩了。

(9)

家里再来的访客是楼下的小羚羊卢瀚文。

孙翔想扑上去咬人的时候,却被喻文州的法术打中。

“不准碰他知道吗?”喻文州的话难得有些严厉。

“呜呜汪汪~”孙翔看起来委屈极了,还是乖乖的转身,孤零零的趴在了桌子底下,好不凄惨。

等小卢瀚文走之后,喻文州蹲下,看桌子底下惨兮兮的哈士奇,哈士奇扭过头不理人,尾巴拍打着地面。

喻文州用骨头逗了逗,哈士奇依然不理人。

喻文州笑着摇头,钻到桌子低下去,抱住孙翔轻声说,“我喜欢你啊,不要生气好不好,他打不过你的,怕你伤了他,才没让你们动手。”

结果忽然间风声大作,孙翔竟变成了一个赤裸的青年,青年十分英俊,脸红红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就毛手毛脚的跑屋子里换衣服去了。

喻文州想着变成人似乎更有趣了啊。

从那之后,喻文州家里多了个房客,小区里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却是有些头疼了……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