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刷屏狂魔点赞狂魔,啥圈子啥CP都有乱推荐,关注请谨慎!!!
全职,叶黄周喻乱搞,热爱贵乱,经常拆逆,排列组合,放飞自我

蓝雨馄饨摊——黄喻线(15~19)

和 @我神马都不会写  的联文,同背景同故事,不同风格(欢乐/时髦),不同CP(黄喻/叶韩),另文中默认方林是一对,双花是一对,提到的非常少。

本文不以刷CP为主,主要讲发生在馄饨摊的有趣的故事这样。

我写的黄喻线是欢乐向, @我神马都不会写 写的叶韩线,,是时髦向。

 精校重发版:

---------------------------------------------------

(十五)  

“今天怎么人这么少?”坐在馄饨摊吃馄饨的漂亮少女低声问与她同来的俊俏青年。  

俊俏青年也是一脸茫然,猜了半天仍不得要领。  

“你们不知道?”旁边正收拾桌子的小二搭话,“今天是轮回书院和雷霆木匠铺一年一度选徒弟的日子啊!”  

“什么?!!!”少女和青年动作一致,一起拍桌子站了起来,说了同样一句话:“我男神!!”然后风一样消失在大街尽头。  

每年七月初七,都是轮回书院和雷霆木匠铺的收徒日,无论对右手荒火戒尺左手碎霜教鞭的周泽楷而言,还是对用闪影大锯的肖时钦而言都是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周泽楷是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男神这毋庸置疑,而拥有制作手办模型技能的肖时钦则成为了所有男性心目中的男神,虽然所谓收徒不过走走形式不会真的选中哪位,但一年一度的形式总归是要走的。  

对于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大家自然都不用武功应对,因此仅仅是被每个来膜拜男神的群众摸一下,衣服也要回去打个补丁的,何况一年才有一次的盛会怎么能仅仅停留在摸之一途上?  

“你就别给时钦和小周添乱了!”喻文州微笑着看刚刚的年轻男女被黄少天一句话说的也加入了围观男神的大军,摇了摇头劝唯恐天下不乱的黄少天。  

“哎呀!反正那么多人也不少这一个两个了。不过看看时间张新杰也快到了吧!”黄少天正说着,张新杰左手提个小包裹,右手拿一个小药箱走进馄饨摊,寻桌子坐了下来。  

“离他们从木匠铺和书院到这里还有一盏茶时间。”张新杰抿了抿嘴说,悠然地打开包裹,把里边叠得整整齐齐的三件衣服放在桌子上。  

张新杰刚把衣服领子上的皱纹压平,就见三人异常狼狈地冲进馄饨摊,全部衣衫褴褛,其中被两个人护在中间的人最是惨烈,头上发簪也不见了,头发长长地直垂到腰际,袖子被撕了一半,露出半截手臂,领子不知被谁扯过,开得很大,连里衣都被扯开,无限春色若隐若现。  

不过同行二人如今早顾不得什么春色满园,异常狼狈地回头看着身后,见没人追来才一头冲进馄饨摊。  

“张前辈在就好了!”江波涛见张新杰整装待命这才松了口气,把最狼狈的周泽楷往张新杰身边推了推,“好不容易把身后尾巴甩开,这就易容吧。”  

“嗯。”张新杰点头,也不犹豫,拿了一套衣服提着药箱和周泽楷进了喻文州早就准备妥当的厨房。  

一会儿工夫就见张新杰和一个陌生小伙儿一起走出厨房,小伙儿穿了张新杰带来的新衣服,看起来极为普通。  

“先生你没事吧?”江波涛问陌生小伙儿。  

“……没事。”易容后的周泽楷说,又停了半天加说了句,“……你们。”就没了后文。  

“好的。”江波涛点头也随着张新杰进厨房,易容之后换了身衣服。  

“你是怎么回事?”张新杰皱眉看孙翔,他就带了三套衣服过来,是准备给周泽楷、江波涛和肖时钦的,孙翔的出现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而张新杰最不喜欢的就是出乎意料。  

“我要保护先生啊!”孙翔拢了拢被撕的七零八落的衣服,理直气壮地抬头看张新杰。  

“什么嘛!明明你不跟着小周和小江,他们两个人比三个人目标小很多更容易逃的!”黄少天在旁边接了一句,“而且……虽然不太想承认,你长得还算有点人样,你不觉得你和小周站一起更吸引火力?轮回书院收徒弟也这么多次了,以前虽然也狼狈,我可是第一次见小周被弄这么惨!”  

“……!!”孙翔涨红了脸,没想到自己又帮倒忙了。  

“……没关系。”半天周泽楷说了一句。  

“如今他们两个都换好了衣服,你一个人衣衫褴褛的确奇怪。”张新杰权衡了一下利弊对孙翔说:“你先跟我过来换身衣服易容一下吧,然后我们再想想办法。”  

孙翔自知理亏,不再多言,垂头丧气地跟着张新杰易容换衣服。  

肖时钦觉得今天来雷霆木匠铺的人格外多,大家格外热情,所以衣服被撕的也格外零碎,他后悔不该前两天推出雷霆新款模型,但是现在他的外衣已经不见踪影,里衣也少了大半,最后肖时钦不得不用了点内力悄悄推开正扯他腰带的人,向着蓝雨馄饨摊方向一路狂奔。路上还是遇到了一群热情的年轻人,到底被扯走了腰带。肖时钦双手提着裤子奔进馄饨摊的时候里边六个人非常同情地看着他。  

“这次是有点惨!”肖时钦看看周身没剩几块的衣料无奈苦笑,就向厨房走去,招呼了一声张新杰:“新杰,走吧?”  

“……这是怎么了?”肖时钦见众人神色不对,问了一句。  

“……时钦,今天新杰的衣服少带了一件,现在……没有衣服了。”最后还是喻文州解释了一句。  

“……那……那我在厨房躲躲,请少天帮忙去买件衣服吧。”肖时钦虽然心里惊讶但脸上神色依然平静如水。  

“裁缝店的老板早跑去你那里看你去了……”喻文州说,“要不……时钦,我这里还有件衣服,你若是不嫌弃……试试看?还是全新的。”  

肖时钦听了脸上一亮,心道天无绝人之路,单手接过喻文州手里捧着的鹅黄衣衫,另一只手仍提着裤子,衣服是丝制的,手感颇佳,一看就不是便宜货色,肖时钦感激地向喻文州点点头。  

“那个……你还是看看衣服……款式吧。”黄少天犹豫半天对肖时钦说。  

肖时钦见黄少天吞吞吐吐,心里疑惑,一抖手把衣衫展开,竟是一条做工精细的裙子。  

“这……”饶是冷静如肖时钦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应对。  

“……只有这件了,要不你围围裙?”黄少天说着又想把手里围裙递给肖时钦。  

肖时钦苦笑,如今形势逼人也不得不如此了,又想到还好有张新杰易容,不是顶着自己的脸心里多少好受一些。  

“不过……你们蓝雨馄饨摊不是没女人吗?你们怎么有件裙子,而且一般女子的裙子小事情的身量也不合适吧?”孙翔突然灵光一闪,疑惑的话就问出口。  

“咳咳……”张新杰轻轻咳嗽两声,意味深长地看了喻文州一眼道,“没想到……你们两个倒是花样不少。”  

“过奖!”喻文州微笑点头,一派大家风范,倒是黄少天脸色发红,低着头不敢看在场众人。  

肖时钦这才醒悟,只感叹了句:“只是如今这衣服被我穿了,倒是失了不少趣味。”说着就和张新杰进厨房易容去了。  

“到底怎么了?”孙翔听这群前辈说话越听越糊涂,看旁边的周泽楷,“这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大……就明白了……”  

周泽楷想了半天难得地说了长长的六个字可惜孙翔到底还是没有领悟长大之后会明白什么。  

一会儿工夫,只见一个黄衣女子和张新杰一起从厨房出来,女子面容姣好眉目如画,似乎稍有些尴尬,微低着头,但举手投足间自有大家风范。张新杰的易容恰到好处,和肖时钦相熟的众人从这女子眉宇间一眼就认出了本人,但不熟的人也就是把他当做随便一个长得不错的路人而已。  

“噗……”看着虽然毫无违和但怎么看都是肖时钦的少女脸,黄少天到底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呦,时钦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时钦底子不错,稍稍改改就可以了。”张新杰淡然解释,转头问笑得前仰后合的黄少天:“要不要我教你几招,你们两个玩的时候也好尽兴。”  

“咳……”黄少天连忙止住了笑声不再言语。  

众人正说笑间,一早在馄饨摊吃饭的年轻女子和一大群人叽叽喳喳从馄饨摊前走过,见到喻文州就问:“老板看到轮回书院的周先生没有?”声音脆生生的,眼睛里边全是期待。  

孙翔看到这群他对付了一整天的人下意识地想跑,被周泽楷拉住才坐着不动声色,腰挺得笔直浑身僵硬。  

“没有看到啊,怎么你们还没找到周先生?”喻文州笑着搭话,说着侧身把人往馄饨摊里让。  

“真可惜,没有啊!听一个姐妹说看到周先生往这边来了呢!”年轻女子极失望地叹了口气又说,“那就不麻烦老板了,我们再继续找找。”也没进馄饨摊就转身离开了。  

“……还好走了。”孙翔松了口气,觉得比和叶修大战三百回合还要疲惫,还未等他把额头汗水擦干,最开始在馄饨摊吃饭的年轻男子路过馄饨摊,也照例问了喻文州一句:“老板见到我男神了吗?”  

“没有看到啊,怎么还没找到肖师傅吗?”喻文州也依样回答。  

“没呢!”年轻男子豪迈地挥了挥手,也不客气大步走进馄饨摊,目不斜视路过肖时钦朝旁边桌子走去。  

正当众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那年轻男子停下脚步想了想又退了回去,停在肖时钦面前,低头看着正喝茶的肖时钦疑惑问:“在下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小姐?”  

肖时钦面上神色不变,起身回礼,虽然略笨拙但到底是规矩的女子礼仪,广袖飘飞,裙摆飞扬,旁边众人见了都觉惊艳,不约而同地低着头忍笑忍得很辛苦。  

肖时钦不会改变声音,自然不能答话,因此对年轻男子轻笑摇头。  

“……相逢即是缘分,那小姐可否与在下同桌共饮?”没想到年轻男子见肖时钦貌美,生了别样心思,竟纠缠不放起来。  

众人虽然觉得有趣,但到底还是要帮忙,喻文州轻推旁边黄少天,黄少天点头,起身搂住肖时钦肩膀问对面男子:“你找我们家阿钦想干什么?”  

“啊?!!!”年轻男子见名花有主,却是个店里小二仍不死心:“在下是……嘉世手下商铺的掌柜!江湖中人!”年轻男子想着大抵女子都爱大侠的,因此亮出身份想要诱惑肖时钦,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哪个不是江湖中人。  

肖时钦微笑着看了年轻男子一眼,也不说话,只往黄少天怀里蹭了蹭,把头靠在黄少天肩膀上。  

年轻男子见两人动作如此亲昵,知道自己再无希望,冷哼了一声就甩袖离去,剩下一屋子人一起笑了出来。  

“时钦你刚才动作倒是做得熟练,也不知道平时怎么练的?”喻文州从厨房端出腌梅子和瓜子,见肖时钦波澜不惊地坐在桌边,不禁打趣了一句。  

“刚才黄少天动作也颇为熟练,却也不知道怎么练的。”肖时钦答,轻轻松松就转移了话题。  

后来再没有意外,轮回和雷霆最不想面对的一天也就这样结束了。  

(十六)  

“这什么东西啊?”这一日黄少天去兴欣山寨玩了两天刚刚回来,就见喻文州手里捧着个包裹。  

“刚刚时钦送过来的,说是感谢那日我们的帮忙。”喻文州道。  

想到那天香艳的肖时钦,黄少天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也不知道他送我们什么。”说着从喻文州手里拿过包裹拆开来看,竟是一件比那日更为繁复艳丽的桃红色长裙,式样设计独特,虽然层层叠叠,但所用材质轻薄通透,若真的穿上还真是……让人遐想无限。  

“他还真是……”喻文州见那裙子无奈摇头。  

“阁主,今天晚上要试试吗?”黄少天一手拿着裙子,一手把喻文州拉进自己怀里,低头在喻文州耳边轻声询问。  

“一切随少天喜欢!”喻文州含笑回答,在黄少天脸上落下一吻。  

(十七)  

“怎么?大眼把他那个腼腆的徒弟打发去朝廷冯大人府里探听嘉世和朝廷合作的消息了?”叶修漫不经心地玩着手里的茶碗,看喻文州坐在旁边桌子包包子,面前摆了四五个装着包子馅儿的碗,花花绿绿,好不吓人。  

“嗯。”喻文州点头答应,手上动作不停,左手拿着包子皮,右手用筷子挑碗里红黄两色的馅儿,慢吞吞地捏包子褶,好一会儿工夫一个包子才包好,“他原本可以自己去的,后来借口朝廷冯大人的夫人知道他是微草的人才硬把任务给了小高。”  

“为了锻炼徒弟做到这种地步啊!”叶修感叹一句也不多说,伸头去看喻文州面前的包子。  

喻文州见叶修好奇,贴心地解释了一句:“瀚文过来帮忙,人手充足所以开发点新菜式。”  

“哦……”叶修答了一句仍然盯着放包子馅儿的碗。  

“普通包子卖了也没有特色,少天说想做几个特殊的,最近在实验呢!”喻文州扭头笑眯眯地看着叶修,“叶修前辈要不要帮忙试吃一下,不收费的!”喻文州说着指向眼前的几个碗,“番茄炒蛋、葱油螺片、干煸豆角、宫保鸡丁、酸辣土豆丝前辈想试哪种?”  

“咳咳……”叶修咳嗽了一声连忙转移话题。“也不知道那群小辈去埋骨之地的古墓找到材料没有,材料只有一份,不知到底花落谁家?”  

喻文州也不点破,顺着叶修的意思接话:“那前辈看轮回的孙翔、微草的刘小别、霸图的宋奇英,你们的包荣兴和我们的瀚文到底谁更有希望?”  

叶修眨眨眼,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十八)  

“所以是嘉世在刻意挑拨我们这些‘业余’江湖中人和朝廷的关系?”张新杰问,尽量忽视眼前号称麻婆豆腐馅的包子。  

“嗯。”高英杰点头,低着头仍不敢直视他一直敬仰的前辈们,话虽然绵软但却笃定:“我给朝廷冯大人的夫人算命的时候打听到嘉世以武林名门正派的身份与冯大人交涉,在朝廷处抹黑我们,说我们这群江湖人分散在民间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以朝廷这才决定和嘉世联合剿灭我们。”  

“果然……”在场众人交换了一个不出所料的眼神,“那么就按照原计划吧!”  

(十九)  

“今天他们就从埋骨之地回来了吧!”江波涛和周泽楷走进馄饨摊和大家打了声招呼,直觉气氛不太对,严肃压抑杀气弥漫,就连叶修都难得的一脸严肃,倒是一旁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显得放松自然,连忙招呼周泽楷和江波涛二人坐下。  

“好久没来,今天请你们两个吃饭!蓝雨馄饨摊推出的新产品!毛血旺、红烧土豆、回锅肉、银耳莲子你想要那种?要不我推荐一样来一个好了!”  

“最近轮回书院有些吃紧。”江波涛解释,“这么多菜……”  

“没关系,不要钱的!”黄少天拍胸脯保证,还没等江波涛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朝着后厨喊话。“一样一屉!”  

“一屉?菜什么时候论……屉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江波涛皱眉警惕。  

“包子怎么就不论屉了?”黄少天茫然。  

“老大,原来我是论屉的!”远远有五个年轻人互相搀扶狼狈不堪地进了馄饨摊,其中一个扎马尾的帅小伙儿和叶修招了招手,回头看自己伙伴,用手点了半天:“一、二、三、四、五,那到底是我自己一屉还是我们五个一屉?”帅小伙儿表情严肃,显然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不过这要考虑我们是不是一个馅儿的。”他用手肘碰了碰旁边拿着却邪的年轻人,在年轻人耳边悄悄地问:“兄弟,你什么馅儿的?!”  

“你还没打够是不是?!”孙翔拿起却邪就想出招,帅小伙儿从怀里拿出块板砖后退两步拉开架势严肃道:“馅儿不同不相为谋,请赐教!”  

叶修扶额,招呼了一声:“包子……”  

“是!老大!”包子立刻回应,把板砖又放回怀里,拍着孙翔肩膀道:“虽然馅儿不同,但是哥看好你,在你的馅儿上一路向前永不退缩!”  

“咳……到底发生了什么?”张新杰皱着眉头打断眼前纠缠不清的二人,问沉稳地站在最后的宋奇英。  

“这个……”宋奇英皱着眉头,显然在考虑怎么描述这场意外。  

“我知道我知道!!”卢瀚文道,虽然狼狈但精神极佳,“我在古墓里见到了刘小别前辈,刘小别前辈的剑特别快!!”卢瀚文说,眼睛亮亮的,“我就拉着刘小别前辈比试啦!”  

“这个小兄弟问我用什么武器,我说用板砖,他不信,我就只能给他看看了!”包子拍孙翔肩膀。  

“你那是给我看吗?你上来就照我头给了我一下!”孙翔怒道。  

“是你提出要看我武器的,你怎么生气了?”包子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之后又笑了起来,“虽然这位小兄弟脾气不太好,不过我给他看了我的板砖,他就大方地给我看了他的宝贝却邪,老大说要礼尚往来,我就又给他看了我的板砖,谁知道小兄弟这么客气又给我看了他的却邪……”  

“我是被卷进去的……”这是宋奇英的总结,“我们五个斗成一团,然后古墓眼看就要塌了,我们赶快拿着材料赶了回来,大概就是这样。”宋奇英道。  

“那东西呢?”江波涛问。  

“这里。”刘小别从怀里拿出被布包裹的一件物事。  

“你们商量好东西的归属了吗?东西可只有一件,我们各家都是有需求的。”喻文州笑着喝了口茶对小辈们说。  

刘小别看了看完全不明所以的卢瀚文,咬了咬牙把东西递给卢瀚文,“古墓塌下的时候你帮我挡了石头,这个当作还礼。”说着把包裹塞在卢瀚文手里。  

“在古墓里,包子大哥也救过我的!”卢瀚文把包裹递给包子。  

“我们兴欣山寨一向高风亮节!虽然馅儿不同但爱还在!”包子说。“区区材料怎么会影响我们的感情!”包子顺手把包裹递给旁边的孙翔。  

孙翔拿着包裹犹豫了半天,默默地给了宋奇英,当时众人在古墓里打得激烈若是没有宋奇英冷静提醒估计众人都要埋在古墓里了。  

宋奇英拿着包裹,理智让他把包裹留下,可是同行四人没人留包裹,他颇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张新杰,到底咬牙把包裹给了刘小别,在古墓里若不是刘小别动作迅速,在他出言提醒的一瞬间拿着材料护着众人离开,这材料说什么都拿不出古墓。  

在场五家门派的老一辈人见小一辈如此和谐友爱互相谦让,联想到年轻时候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打得不可开交,突然有了那么点罪恶感。  

“先看看东西吧……”王杰希说。  

刘小别把东西递给王杰希,王杰希打开包裹见是把闪亮的匕首,脸色不太好。  

“不是说要星辰碎屑?”王杰希问。  

“这不是星辰碎屑?”刘小别惊讶。  

“放这把匕首的盘子上明明写着星辰碎屑!”孙翔不服。  

“和这把匕首在一起的应该……还有别的东西?”喻文州猜测。  

“啊!我想起来了。”卢瀚文说,“还有一片黑漆漆的破铁片!”  

“前辈的意思,难道那个貌不惊人的破铁片才是星辰碎屑?!”宋奇英惊道。  

“你怎么不详细告诉你们家小辈?”叶修问身边江波涛。  

“事情是周先生交代的,那天我恰巧不在。”江波涛答。  

喻文州点头表示理解,“既然东西不是我们要的,那也不要再争了,一起吃饭吧,包子快熟了。”说着他去厨房端出新近研制的包子们。  

“真的还好!”喻文州近乎无辜地眨了眨眼,挑出一个包子,用筷子夹起喂身边黄少天,以示包子味道上佳。包子是辣味的,里边汁水充足,黄少天一口没咬好,红红的液体顺着唇角流了下来,简直触目惊心。  

“真的还不错!”唇角沾染了血色的黄少天说。  

众人互相看看,不约而同和喻文州道别离开馄饨摊,只有包子热情地拿了一屉包子回了兴欣山寨。  


评论
热度 ( 11 )

© 萌点奇葩的小纸抽 | Powered by LOFTER